首页 > 其他小说 > 禅院惠觉得可以 > 52.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驱邪侦探。……

52.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驱邪侦探。……

目录

    铃木家在各个领域都颇有建树, 是现财经界三大财阀中断层的榜首。

    而与低调的赤司家不同,铃木的行事风格都要更张扬一些。

    但张扬归张扬,他们总是张扬的坦坦荡荡。或许因为家底实力、人脉资源太扎实, 运气又极好, 铃木是日本排名前十的财阀家族中,黑料最少,名声最好, 且作风最为直率的一家。

    毕竟以铃木家现有的资产来看, 他们几乎是呼吸间都在赚钱,完全不需要考虑什么歪歪绕绕的事。

    财务自由的他们, 也从不需要委曲求全,用面具去伪装、用规矩去拘束自己, 更不需要为了担心损失, 而去铤而走险。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铃木家的人,性格都是自由发展的。

    铃木董事长十分亲切。

    那胖胖的身体和乐呵呵的脸,让他比起什么头号财阀的会长, 更像是一位友好的邻家叔叔。

    尤其是和赤司家的家主站在一块的时候,气势上的区别就更大了。

    ……如果说赤司征臣给人一种不苟言笑、不好接近的冷淡独狼的既视感, 那么铃木董事长就着实不免让人联想到一只憨厚温和的大熊。

    “哎呀,你就是禅院惠先生吧?真是欢迎你大驾光临!”

    铃木董事长铃木史郎穿着棕色的暖调西装, 鼻梁架着一副圆形眼镜,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 语气很是礼貌。

    他伸出手,感激的情绪溢于言表:

    “你愿意接受我那么无理取闹的要求,千里迢迢的从京都赶来,实在是太感谢了!”

    禅院朱令默默站着。

    他目光锐利的盯着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手, 眉头皱得快要打结。

    并不意外。

    因为铃木史郎从未见过他们,仅仅只是从推荐人赤司家主口中听说了“禅院惠”这个名字,并从“他”这个人称代指中明白那是位男性而已,所以在看见来访者只有一位成年人和一位与自家女儿年纪相仿的小少年后,铃木史郎便下意识的将一张冷淡、更为年长的朱令,当成了自己的委托受理人。

    伸出的手没有得到回应。

    铃木史郎看着面前紧紧皱眉、神情不善的男人,不由有些尴尬。

    他一边忍住想要回头看过来做客的赤司家家主的冲动,一边在心底吐槽:

    怎么回事啊,赤司老弟,我记得你说过,这位“禅院惠”先生是个实力很强,又很好相处的人啊!

    难道这个“好相处”,是咒术界御家标准下的“好相处”吗?

    而铃木史郎身后的妻子铃木朋子,脸上已经不由露出些许不高兴的神色了。

    ——毕竟正常人谁也不会喜欢热脸贴脸屁股。

    铃木家是大财阀之一,但与会长期雇佣自由咒术师、确保家人不受诅咒威胁的赤司家不同,他们着实对咒术界不太感冒。

    而意外的是,铃木家的气运一直都很好,极少受到诅咒困扰。

    算起来,他们需要雇佣咒术师的次数屈指可数。至少距离上一次,已经有六年之久了。

    因为需求不高,加上之前和咒术界御家的人打交道的体验都很差,所以铃木家才不喜欢和术师打交道。

    这次如果不是赤司家主以自己的名义郑重推荐,而他们也很担心在自家施工地内失踪的那位员工的安全,铃木董事长也不会那么快就下定决心委托到禅院家头上。

    只是就在铃木史郎讪讪想要收回手的时候,一只纤细、年幼、布满茧子,属于少年的手握了上去。

    “您好,铃木先生。”

    因为铃木史郎是对隔壁位置伸出手的,所以惠不得不稍稍调整角度,才能正常的回握。

    然后他平静的打圆场,神情、动作乃至用词用语都绝不出错的礼貌道:

    “我听说是您指名我来处理事件的,无论如何,都很感谢您的信任,我会全力以赴帮忙调查、处理您家的事件。”

    铃木史郎呆了呆,目光不由下移,然后停留在小少年的脸上。

    他愣了愣,脑子转不过弯,茫然道:“欸?”

    与此同时,铃木家主身后早早就来拜访,并做客许久的客人,推荐人,兼合作伙伴的赤司征臣,此时也上前了一步。

    这位总是不苟言笑的男人语气很认真,脸上甚至扬起了微不可见的浅淡笑意,他欠了欠身,道:“好久不见,惠君。”

    “好久不见,赤司先生。”惠也回了一礼,“您怎么在这里?”

    “因为一些生意上的事来拜访铃木董事长而已。”赤司先生解释着,然后看似随意的补充道:“除此之外,我听说铃木家采纳了我的建议,对你发出了委托,所以就顺带来看看你。”

    “……原来如此,诗织夫人的身体还好吗?”

    “托你的福,她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

    “这样啊,那就好。”

    铃木史郎看着他们,结结巴巴:“等一下,赤司老弟,你说的惠君,难道不是这位先生吗?”

    “……我是少主大人的后勤辅助,禅院朱令。”

    被指着的朱令板着脸,然后面无表情的后退一步,将本来就落后自家小少主半步的距离更加扩大了一些,然后重重地强调道:

    “这位,才是我们禅院家的少主,负责处理诅咒事件的惠大人。”

    铃木史郎豆豆眼。

    铃木史郎大为震撼。

    下一秒。

    “……欸!?”

    两声惊呼夹杂在一起,同时的响起。

    一声是铃木史郎先生的。

    另外一声,则是从后方走廊拐角传来的。

    “谁?”

    同样很是惊讶的铃木家女主人立即回神。

    她眯起眼,而身为一名母亲,铃木夫人显然没有认错她熟悉的声线:

    “园子?是园子吧?出来!”

    “唔!”

    拐角处,园子用力捂住自己的嘴。

    然而现在噤声显然已经迟了。

    在园子强势的母亲不容拒绝的倒数声下,园子只能讪讪和自己的小伙伴从拐角处出来。

    。

    偷偷溜回家的园子刚带着自家小伙伴走到一楼走廊,就撞见了从二楼下来招呼新访客的铃木夫妇,和早前来做客的赤司先生。

    于是在新一的带领下,他们火速躲到了拐角,然后开始猫猫祟祟的偷听偷看。

    一开始,他们也以为朱令才是那位负责“驱邪”的大师,所以都在观察他。

    小兰和园子是好奇,新一则是在暗中观察,还开了手机录音,试图录下对方诈骗的证据。

    ——这可是欺骗了两个大财阀家主的惊人骗徒!

    年轻的小侦探表示:决不姑息违法犯罪事件。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对特殊的客人里,那个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少年,才是做主的那个。

    什么!现在连骗子都年轻内卷化了吗?

    新一被迫跟着园子一块走出来的时候,还在心底震撼的惊呼。

    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快速的思索道:不不不,这怎么看,都像是不法大人利用小孩坑蒙拐骗啊!

    用神神叨叨的事情来诈骗的人,最喜欢用小孩子来装腔作势了。

    尤其独创教派的,把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推出来,或者收养个儿子或者女儿,接着对外称呼他们为圣子或者圣女,再配合着伪造一些神迹……这样的手段,在宗教自由的地方可多可多了。

    利用未成年来诈骗,可恶,罪加一等。

    话说回来,如果是走灵异神怪那一套,那个少年有没有在上学都不好说——新一记得他在他爸爸书房看过的案件集里,就有邪信徒的掌权者为了保证圣子或圣女的可控性和他们在信徒眼里的逼格,而剥夺其正常教育、和同龄人玩耍的权利。

    工藤新一不确定这两人是什么路数,不清楚他们是单纯的诈骗团伙,还是新型的邪|教势力。但这不妨碍新一思索猜测,并越发觉得那个少年可能是受到他旁边那个中年男人的控制、陷入了某种糟糕境地。

    渐渐地,他看向惠的目光被同情与坚定填满。

    那是一种注视无辜未成年因为险恶大人而误入歧途、于是正义感爆棚的小侦探想要将人从火坑里救出来的眼神。

    “园子,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和小兰他们说好出去玩的吗?怎么一声不吭就把他们带到家里来了?”

    铃木夫人快速走过来,然后板着脸问着。

    与此同时,她的目光从小女儿身上转移到小兰和新一身上。

    一时间,铃木夫人无比头痛。

    虽然不常接触咒术师,但朋子多少也清楚咒术师口中的保密协议。而且园子胆子小,最怕看不见摸不着的幽灵鬼怪了,要是知道了咒灵的存在,以后肯定要留下心理阴影。

    为了不让活泼可爱的小女儿的心灵受到影响,铃木夫妇早就决定好了,除非必要,否则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家女儿知道世界的真面目。

    他们现在只庆幸他们还没谈到诅咒的事情,园子和她的朋友应该还没听到什么——

    园子支支吾吾的交代了原因:“……就是这样了,你们昨晚书房没好关门,我路过听到了你们谈话,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然后、然后我很害怕,今天出门赴约时就忍不住告诉了小兰他们,再然后,呃,我们就决定一起过来看看那个驱邪大师了。”

    铃木夫人眼前一黑,她女儿居然昨晚已经听到了关键内容了!

    怪不得今天园子脸色不太好,昨晚肯定是做噩梦了。

    铃木夫人顿时心疼了起来,为了解释这个状况,她立即紧张思考怎么编谎。

    片刻,铃木夫人斩钉截铁道: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