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禅院惠觉得可以 > 14.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委托。……

14.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委托。……

目录

    诅咒的存在,是不被公布于众的。

    但这并不是什么绝对的说辞。

    准确来说,是大部分普通民众并不知情。

    而小部分的例如政府各个机构高层,各大财阀,以其他零零碎碎的势力,和不幸被诅咒袭击又有幸被咒术师救下的受害者,都知道诅咒的存在。

    当然。

    知道多少详情,就不一定了。

    这“小部分人”里的绝大多数,都不清楚诅咒诞生的真正原因。

    在他们的概念中就是这个世界的的确确存在名为“咒灵”的妖怪作祟,现实也的的确确存在以祓除妖怪为任、有特殊能力的“阴阳师”,以及以家族为单位聚集的专业人士。

    仅此而已。

    。

    禅院门口,停着一辆看上去相当昂贵的轿车。

    一名穿着古朴和服的男人站在车旁,在惠迈步从禅院大门走出来之后,便立即上前打开后排车门,毕恭毕敬的等人坐上去。

    男人也是禅院的人。

    名字叫禅院朱令。

    朱令先生是惠这次任务的后勤辅助兼接送司机。

    他主要工作内容,就和咒术界高层共同建立的辅助部门窗差不多。

    只不过来自窗的辅助监督们都是一身标准、现代的西装,而来自禅院内部独立辅助组织隼的朱令先生,则是穿着御三家一贯的古朴和服。

    看起来和现代风的漂亮轿车格格不入。

    隼的成员不多。

    主要负责私人委托禅院的顾客的任务前置与后续处理。

    与窗的区别也就只有任务来源的不同。

    简单来说。

    委托人通过咒术界高层这一中介间接委托给禅院的工作,由窗的人辅助。

    委托人跳过中介,直接向禅院下达的直接委托,由禅院内部隼的人辅助。

    今天的任务显然就属于后者。

    一边走一边把羽织脱下来丢进脚下影子,又从影子里抽出普通的短袖外套穿上的惠,直直走向轿车。

    随后,他向替他开门的司机点点头“今天也麻烦了,朱令先生。”

    朱令欠身的弧度更大了一些“哪里的话。”

    任务地点在东京。

    京都过去,开车至少也要五六个小时,搭新干线的话倒是能将车程缩短一半不过就像禅院思想根子里的腐朽那样,他们大多都并不喜欢和普通人一块搭公共交通。

    如果不急,他们能开车就开车。

    惠无意在车程上花费太多时间。

    在确定东京也有禅院的人和车后,他便直截了当的要求送他去新干线站。他打算通过新干线过去再换车前往目的地。

    如今,他就正从位置偏远的禅院大宅前往京都市区的车站。

    朱令先生平稳的驾驶着小车,同时目不斜视、一心二用的给后排的惠介绍这次任务的情况

    “少主大人,这次的任务,是不走咒术界高层渠道、专门发布给我们禅院的私人委托,委托人是赤司家的现任家主赤司征臣。”

    惠“赤司家那个三大财阀的赤司吗”

    朱令“是的,日本经济层的三大财阀的家主大致都了解诅咒的存在,因此长年和咒术界有一定合作,而赤司家从上代开始就一直在和禅院合作,所以拥有单独联系我们的方式。”

    惠“你继续说吧。”

    朱令“是这次委托内容,是帮忙祓除赤司家的女主人赤司诗织身上的诅咒。

    赤司诗织自三个月前在外昏迷倒地、经救治而苏醒后,身体就开始衰弱了起来。

    开始赤司家以为是疾病,所以进行的都是系统性治疗,但是成效一直不大。”

    惠“医院诊断是”

    朱令“是器官多方面衰竭,原因不明。”

    惠“怎么确定是诅咒作祟的”

    朱令“赤司家每年都会向咒术界采购一些自保的东西,虽然只能抵御一些三四级的小诅咒,但也聊胜于无。

    其中有一些用于警戒的护身符,如果遭遇诅咒袭击,就会留下焦黑的痕迹,好运的话能够及时求援。”

    惠“有这种东西,怎么还拖了三个月”

    朱令“因为赤司诗织戴的护身符彻彻底底消失不见了,她不知道诅咒的存在,又因为平安苏醒,因此没太注意丢失物品的事。

    直到她状况越发严重,她的丈夫才关注到莫名消失的护身符,并开始往诅咒作祟的方面猜测。”

    朱令“赤司家有长期雇佣的自由咒术师,在怀疑诅咒作祟后,他就拜托了自家术师去看看情况,虽然当时没发现异常,但赤司家主还是不放心的拜托对方守了妻子半个月,然后那位自由咒术师就成功撞见并抵御了一次诅咒袭击。”

    朱令“那位咒术师为此受了伤,他本以为已经成功祓除了诅咒,但是那个咒灵在之后的四周,每隔七天就会再度发动一次袭击,哪怕当时被祓除掉了,之后也还会再度出现。”

    朱令“间隔七天的袭击,那位自由咒术师撑住了,但连续战斗,伤上加伤,加上迟迟找不到彻底祓除诅咒的办法,对方才会建议赤司家的家主另请高明。”

    朱令“而根据那位术师总结的情报,可以确定那是标记性狩猎的咒灵,而赤司诗织的病情记录是有规律的她是在满月日昏迷,而每经过一次满月,她就会衰弱一大截,加上那位自由咒术师首次遇见那个诅咒的日子也是满月,因此可以猜测,满月日是诅咒发动袭击的时间。

    但如果满月日没有袭击成功,那个诅咒就会变更习惯,改为间隔七天发动袭击,只不过在非满月的日子,诅咒的实力会下落到二级左右,而在满月当天,实力大概在准一级左右。”

    朱令“如果是准一级强度的诅咒,护符消失的原因就很明显了彻底烧毁了。

    大概是赤司诗织被诅咒后,护符触碰到超出承受能力范围的存在,因而直接化作了灰烬。

    然而当时的赤司诗织在外面直接昏迷了过去,我猜测在急救的时候,医院医生可能把她身上护符留下的灰烬给弄掉了,所以才会造成护身符丢失的假象。”

    朱令“而按照赤司诗织如今的衰弱程度,如果再遭遇一次诅咒袭击,她很大可能就会因此死亡。”

    惠“上次诅咒袭击是哪一天”

    朱令“是在昨天周五,如果按七天规律,下次袭击应该是在下周五,只是又一个满月要到了。

    他们担心满月优先级会大于七日间隔,而那位自由咒术师的伤势,已经没办法再对付一个准一级的诅咒了。”

    惠听着,拿出手机。

    他看了看日期。

    下次满月就在今晚。

    。

    朱令在附近的停车场把车停好,随后快步替少主和自己买好了新干线车票。

    两个半小时后。

    随着新干线的广播提示,两人终于抵达了东京。

    出了车站,早就奉命在那边等候的禅院东京分宅的人已经把另一辆车开过来了很好认,毕竟现代豪车配传统和服司机,对比相当的显眼。

    朱令重新坐进驾驶位。

    在确定惠坐好后,他便松开手刹,踩下油门,转动方向盘,开始目的明确的前往赤司宅。

    赤司宅是栋现代风格的别墅。

    奢华不失低调,带着一个绿意十足的大庭院,整体的装修都偏西式。

    收到朱令即将抵达的消息后,赤司家的家主早早就在门口等候了。

    赤司征臣是个看起来很严肃的男人。

    三十多岁,西装永远一丝不苟,脊背也挺得笔直。

    一副古板、不好相处,且不怒自威的模样。

    乍一看,非常有禅院族老的既视感。

    但那也只是既视感而已。

    禅院的族老可不会为了自己妻子的安危而连夜加班赶点、腾出时间,甚至放下身段,提前十来分钟守在门口,然后反复看向手表。

    车缓缓的驶来。

    等朱令把车稳稳停下后,他便动作迅疾的下了车,匆匆到后排开门。

    他动作很快。

    毕竟动作不快的话,他家没什么架子的少主就要自己开门下来了。

    作为少主任务的指定后勤辅助,朱令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其实不需要次次都给我开门的。”

    惠看着瞬移般出现在车门外给他开门的男人,终于忍不住这么说道。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少主。”朱令面不改色,看向惠的神情颇为认真。

    换成别的术师,他们怎么说朱令就怎么做了,要是不用服务,对他来说更好。

    但是少主不同。

    他是主动想要将少主照顾的妥妥当当。

    惠下车之后,便直接看向了赤司宅大门的方向。

    那对漂亮又平静的绿眼睛,在门口站着的三人身上扫过了一圈。

    最前方一丝不苟的西装男人,毫无疑问就是他这次任务的雇主。

    而男人身旁站着的红发小少年,从站位与衣着打扮来看,应该是男人的儿子。

    至于那对父子身后的另外一人,显而易见是赤司家的管家。

    惠记下他们的模样,随后迈步上前,在正常社交距离位置停下。

    这个位置,他不需要将头抬的太高就能够和赤司征臣对上视线。

    “少主大人,这位就是赤司家的家主赤司征臣,也是我们的委托人。”

    跟着走过来,稳稳站在惠后侧方的朱令,尽职尽责的给双方介绍道

    “赤司先生,这位是我们禅院的少主大人,禅院惠,在下是朱令,少主的后勤辅助。”

    “请多指教。”惠缓缓眨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