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禅院惠觉得可以 > 49.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交代+珠代……

49.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交代+珠代……

目录

    侮辱。

    这是不加遮掩的侮辱。

    然而却拿对方没有丝毫办法。

    空气宛如结了冰。

    那由愤怒, 憎恶,耻辱等各样纷乱情绪酿造出来的沉甸甸的敌意,就这么自无数禅院族人的心头涌出, 一点点扩散到空气中, 然后彼此交织着、增殖着。

    情绪是会传染的。

    尤其是负面情绪。

    恐慌会传染,愤怒也会传染。

    人聚在一起的时候, 总会形成一种奇特的效应。尽管谁都没有出声, 但相似的价值观和相似的自傲引发的情绪共鸣, 还是将状况渐渐引入不太妙的境地。

    ——极致耻辱带来的怒火, 在人多势众的加持下, 往往就会压过心中的忌惮。

    在这种情况下, 只要一个小小的力,例如一个愚蠢自大的家伙的冲动,那么这紧绷的状况,就会如多米诺骨牌般彻底失控。

    “够了。”

    惠及时开口, 打破了僵滞的氛围。

    少年人还未变音的嗓子清澈又平静, 同时还带着一丝沉稳与早熟:

    “他只是在故意气人而已, 这种小孩子的手段, 你们要是当真了,反而会落入下乘。”

    “还有五条先生。”

    惠继续说着, 随后神情冷淡, 目光疏离的看向对面:

    “今天,有劳您关照了。”

    虽然语气很客气,敬语用得非常到位,但配上那疏离又警惕的表情,反而有种在说反话的嘲讽感觉。

    但这才是被绑架的禅院少主对待绑匪该有的态度。

    ——不悦,但是为了大局, 不得不忍气吞声,配合对方“只是出去玩”的说法。

    毕竟惠的确没有受到伤害,所以没必要撕破脸皮。

    真希和真依的脸也绷的紧紧的,她们不吭声。而宪纪的话,则是一如既往的眯着眼,变回了最早那个时候谜语人般难以看出真实想法的古板模样。

    然而对面的绑匪,仿佛完全听不出那言下之意般,直接对着惠竖起大拇指:

    “不客气!下次有空我可以再带你们一块出去玩。”

    “……!!”

    禅院的族人们顿时更愤怒了。

    但他们这回没有再冲动行事的想法,反倒是齐齐做出防御的姿态,半包围式的将少主护在最中心,连带着禅院直毘人也黑着脸,迈步上前,用强壮宽阔的身体将自家继承人彻彻底底挡住。

    生怕对方再次抢人。

    不被欢迎的五条悟耸耸肩。

    看着昏暗的天色,他大大打了个哈欠,随后很自来熟的招手道别,仿佛是在亲朋好友家做客般: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十点还有我很想看的电视剧,你们就不要送我了,拜拜——”

    谁要送你啊!

    一时间无数人在心底异口同声。

    没人和他拜拜。

    禅院一方的表情都极其冷硬,能忍住不说一句“滚”,已经用尽了他们的自制力。

    而实际想法并没有外表展露的那么疏离警惕的四小只,也不由的露出半月眼,对五条悟那肆意嚣张的行为颇为无可奈何。

    直到完全确定五条悟离开后,禅院那股压抑的氛围,才终于稍稍的舒缓了开来。

    。

    宪纪在事情告一段落后,便立即被留守在禅院这边的加茂族人护送回了加茂本宅。

    而惠、真希与真依三人,则是被直毘人带走,前往了禅院主院的正厅。

    这个正厅,一般是举行家族会议、新年宴会的地方。

    禅院高层们陆陆续续就坐,惠身为少主,在这个正厅自然也有自己的位置。

    真希和真依没有。

    所以她们被要求站在边上候着,像所有的侍女那样。

    在场的禅院高层,也有这对双胞胎的父亲禅院扇。

    然而对方看都没看他的女儿们一眼,只是稳稳的坐着。

    总之。

    和预料中的一样,在回归家族后,惠他们第一时间被禅院高层喊去询问今天发生的具体事情。

    而也与预想中的一样——他们三人基本不需要撒谎,只要隐瞒宪纪妈妈的事,稍稍掩盖一些细节,其余的所有内容,只需要实话实话就可以了。

    虽然事情听上去很离谱,但如果这事放在五条悟身上,莫名就显得合理了起来。

    那个男人,不管做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似乎都不会显得奇怪。

    当然,要酝酿一下感情,将最初的负面情绪提炼出来。

    “今天这事的起因是在我。”

    惠言简意赅:

    “是我在上次任务的过程中遇见了五条悟的后辈,和对方相处了一段时间,五条悟说,他正是从他后辈那听说了我的事,以至于产生了好奇心,所以想要尝试招揽我。”

    “毕竟,我不是禅院土生土长的人,可能就是这一点,让他觉得或许有可操作的余地吧。”

    禅院的族老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那你——”

    “我当然是直接拒绝了。”

    惠说着,眼神冷漠,语气疏离。

    他给出脑子正常的人都绝对能理解的逻辑:

    “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谁要跳槽到绑架犯那边、帮绑架犯做事啊?”

    惠继续道,刻意说了点族老们听了会安心的理由:

    “更何况,五条悟一贯和御三家不对付,我们禅院尤其首当其冲,而我身上留着禅院血脉,根本就没有合作的基础,虽然他说他才不在意「十种影法术」,也不会做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的举动,我和其他三人毫发无损的平安回来,就仿佛是他给出的诚意证明——但这种事,谁能保证呢?”

    “我不相信他,也没有理由相信他,他给我的印象糟糕透了。”

    “再者,我和五条悟那个人完全合不来,而比起性格顽劣的五条悟和他不稳定的邀请,毫无疑问,我更倾向于维持现状。”

    惠看向禅院直毘人,这几句话,倒是他发自内心的:

    “禅院到底于我有恩,你们没有违约,我也不会违约。”

    “而目前来说,也不会有其他地方,会比这里更让我觉得稳定。”

    禅院需要「十种影法术」,所以惠对他们来说,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而惠也有需要禅院的地方,此外他的姐姐,他所认可的其余禅院血脉的家人,都在这里。

    比起初次见面的五条悟给出的颇为唐突且离谱的邀请,反倒是这种实打实持续了五年多且一直很顺利的双方利益关系,更加让惠觉得可靠。

    禅院的高层渐渐安下心。

    这话没错。

    惠的确不可能同意五条悟的邀请,这孩子有自己的需求,现在跳槽肯定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变动,而那种变动,肯定不会是惠想要的。

    “总之,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我们四人全程没有分开,你们可以和真希、真依确认一下,对了,还有宪纪,他说的内容肯定和我大差不差。”

    惠说明完情况后,一边观察着族老们的脸色,一边有意扯开话题道:

    “宪纪应该是被我连累的,他也收到了五条悟的邀请,不过,他和我一样都拒绝了。”

    “惠,你不要说是你连累了加茂少主。”

    果不其然,一名族老当即眯起眼,迅速开口:

    “五条悟明明也招揽过加茂家的继承人,对吧?那就当他本来也是五条的目标,所以和你没关系。”

    。

    加茂和禅院的结盟,因为今天的意外,而暂时没能结成。

    不过直毘人很笃定,说这事绝对不会打水漂。

    如果说今日之前的加茂一方,心底只有8成结盟想法,仍旧残留着2成犹豫的话,那在五条悟绑了他们的继承人后,他们的结盟想法就直接飙升到10成,不再带有半点犹豫的。

    毕竟,拥有祖传术式的重要继承人被堂而皇之绑走,加茂家受到的挑衅和侮辱也不小。

    ——所以说,五条悟这种肆意妄为到处得罪人的性格,真的可以完成改革吗?

    起身离开正厅,处理完一大件麻烦事的惠呼出一口气,片刻将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吐槽抛之脑后。

    谈话终于结束,惠和真希真依她们,也总算能够返回休息的庭院了。

    扣除被带去谈话的那三十分钟,怎么想,他们顺利回来的消息,现在都应该有传到族内各个角落——包括他们所住的庭院。

    所以庭院里的大家,应该都安心了才对。

    理论是这样,但感性从来不是理论可以概括的。

    三人在回到能够放松的地方后,没过一分钟,就在惊呼声中被接二连三赶来的人团团围住了。

    “少主!真希!真依!”

    “太好了,你们都没事!”

    “今天真是吓死我了,突然就被人告知,你们被那个五条悟给绑走了。”

    “那个家伙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可恶,那个该死五条悟……!”

    少主小院的大家,没一个睡着了的。

    花匠朝先生一瘸一拐,义肢敲在木地板上,噼里啪啦作响。几位侍女姐姐也眼眶发红,快步赶来,完全忘记了礼仪,一个个都跑得飞快。

    ——院里最小的三个孩子都丢了,其中还包括他们最敬爱的少主。

    这样吓人的大事,如果不让他们亲眼看见平安回来的三人,他们怎么都不可能睡得下去。

    庭院里的大家,眼底满是紧张关切。

    而那浓郁的担忧,并不仅仅局限于惠。

    还很理所当然的包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