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逆麟行 > 西南风云 十五 前朝遗人

西南风云 十五 前朝遗人

目录

    众人汇聚,八卦派、东海帮、江湖散人看见亦天航这陌生人自是生起怀疑,纷纷发问,上官律又解释一遍,隐去亦、冉二人与唐门的冲突,刘卿元又以几十年声誉作保,这三路人马才未深究。

    只是那仲化通、邢宗良等人又不傻,唐门遭受重创,这又多了个陌生人,略一思索便知这两者间有关联,公孙自在倒是对这些事不以为意,只觉亦天航这行事作风颇为有趣。

    既已找到通往下一处的暗道,这一群江湖人自是不愿再耽搁,那右边石室暗门后的通道却是有些狭窄,连个开凿的痕迹都没有,纯粹是天然形成的山洞小路,只能容一人通行,众人鱼贯而入,却因沿路石壁尖石嶙峋、路面坑洼不平走的极慢。

    因三绝门与东海帮的仇怨,这两派人马离得甚远,亦天航有意照拂,便拉着三绝门与绝刀门同行,刘卿元与冉云瀚也乐于还个人情。

    这一行人小心摸索着前行了约一刻钟,路是越走越宽,虽然仍是崎岖难行,但好歹众人活动的空间大了不少。

    不多时,又一间石室映入眼帘,不同之前的两间石室和那圆拱形墓室,这里却是未加修葺的天然山洞,约五丈见方、两丈多高。

    众人举起火把陆续走了进去,一眼看去,只见沿右侧石壁有几张石床,其中一张石床铺满了干草,离石床不远处有一张石桌、四五个石凳,一处已熄灭的篝火和石锅,而左侧墙壁下堆放了几十个箱子,竟是有人在此居住。

    众人正要四下查探,却听得一苍老有力的声音:“没想到啊,几十年了,竟来了活人!”

    这声音中竟夹杂着极为雄厚的内力,在场各派弟子功力浅薄者竟被震得头晕目眩!

    江湖群雄哪里想到这里竟有隐世的高手!惊骇下急忙戒备,谁知道对方是善是恶,小心无错。

    上官律等人循声望去,在那铺满干草的石床上似是躺着一个人,只见那人缓缓坐起,两手撑膝,看向这边平静地说道:“到了别人家里,连点礼数都不懂吗?”

    上官律一听此言,拱手道:“青城派弟子上官律,见过前辈,我等贸然闯入扰了前辈清静,晚辈在此赔不是了。”

    上官律说罢竟是弯腰行礼,以表敬意。

    “嗯?原来是青城派的小辈,木正坤那小子可还安好?”老者问道。

    上官律没想到这老者竟然是青城派的故旧,上前答道:“恩师已驾鹤多年,敢问前辈名讳。”

    “呵呵,也是,算算年头,那小子也该入土了。”老者语气淡然,听闻故人死讯竟是没有一点悲伤,想必是在这山洞待了好些年,早就将生死看淡了。

    老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老夫在此几十年了,这世间只怕早就将老夫遗忘了,只是不知那帮徒子徒孙现如今是何等模样。。。”

    老者似是陷入了回忆。

    上官律见老者没了动静,又不好贸然上前,只得轻声问道:“前辈?”

    “老夫乃是绝刀门门主赵无锋。”老者说道。

    这话音刚落,众人均望向绝刀门那几人,只见刘卿元面部略有抽搐,满是怀疑地问道:“前辈有何凭证?”

    “哈哈,老夫行将就木,又有什么好冒充的?假冒赵无锋有很多好处吗?”那老者笑声中透着一股苍凉之意。

    这自称赵无锋的老者见刘卿元不信,随即又说了几句话,似是一种武功的心法,但却文理不通,众人听之难以理解。

    刘卿元闻言啪的一声便跪下了,行礼道:“末学晚辈刘卿元,拜见师公!”

    冉云瀚及绝刀门其余弟子略一愣神,也齐跟着跪下了,齐声道:“弟子拜见师祖!”

    这绝刀门一行人个个神色激动,方才这老者自报姓名,便已有弟子按捺不住兴奋情绪,此刻刘卿元亲自证实这便是四十年前名震江湖的老掌门,众弟子欣喜若狂。

    原来赵无锋方才所说的便是绝刀门狂风刀法的招式口诀,不过绝刀门为防旁人偷学,这口诀字里行间颠倒错乱、晦涩难懂,旁人根本听不出来,但这绝刀门众人岂能听不出?

    “哦?哈哈,好,好,好!竟有我绝刀门后人,看来老天不枉我也,我那爱徒可还健在?”老者赵无锋不掩喜色,开口问道。

    “恩师已亡十数年,弥留之际曾多次念叨师公。”刘卿元此时悲喜交加,如实答道。

    “智儿竟先我而去,也罢也罢,几十年喽,只可惜当年走的急,我绝刀门无上绝学‘绝刀九式’尚未传授于他,今日老夫行将就木,却能在此与你等相遇,也算天意!我绝刀门纵横江湖怎可没有绝刀式,没有绝刀式的绝刀门那还叫绝刀门吗?!”赵无锋越说越激动,眼中精光频现。

    “绝刀九式?”刘卿元绞尽脑汁,却是想起少年时曾听他师父提过,绝刀门不止狂风刀法这一套武学,还有一门更为高深的功夫。

    “其余人等都是何人?”赵无锋似是才注意到还有旁人。

    八卦派、三绝门、金刚宗、东海帮、江湖散人一一上前自报家门。

    赵无锋听后随意摆了摆手,毕竟这老者几十年前叱咤风云时,这些人不是还未出生便是懵懂孩童而已,就是年龄最大的公孙自在在当年也不过是无名之辈。

    赵无锋扫了众人一眼,目光突然停在亦天航身上,确切的说是亦天航手中那把锈剑上。

    “小子,你手中那把剑可是墓中之物?”赵无锋看向亦天航,问道。

    亦天航近前一步拱手回道:“回前辈,此剑确为墓中所得,不知此剑与前辈有何渊源,若是前辈之物,晚辈自当归还。”

    “不必了,这宝剑乃是当年肖兄弟遗物,唉,可惜肖兄弟天纵奇才却英年早逝,一身本事无人传承,你既与此剑有缘,留着便可,只是不知你是否配得上这把剑!”

    赵无锋话机一转,接着说道:“你使几招剑法,若是老夫看得过眼去,这剑便是你的,否则便将剑留下,老夫转赠他人,在场使剑者众多,老夫不能让肖兄弟遗物蒙尘。”

    这谁也没想到,四十年前名震江湖的绝刀门掌门赵无锋竟在这古墓里,此时这位武林泰斗因为一把锈剑竟让亦天航耍几招剑法,亦天航略一思量便应下了。

    在场诸人是心思各异,众人虽对那锈剑看不上眼,但这老头视为珍宝的东西岂能是凡品?

    上官律扫了一眼江湖群雄,笃定这剑要归亦天航了,赵无锋必定认得上清派绝学天势四象剑,在场的使剑者又有哪个的剑法能比得上天势四象剑?除非上官律出手,但是上官律又怎会跟小辈去争。

    待众人让开场子,亦天航向赵无锋抱拳道:“晚辈献丑了。”

    亦天航说罢便挥剑起招,三十六路风剑剑招,时而飘逸婉转,时而暴烈刚猛,直看傻了围观的众人,多有惊叹声。

    待到十招过后,那赵无锋面色激动,急忙喝止,问道:“你乃何人?!师承何处?!”

    “晚辈亦天航,恩师已于去年过世,恩师名讳我亦不知。”亦天航答道。

    “小子上前来答话。”赵无锋似是听力不好,又像是怕谈话内容为他人所听,便喊亦天航到他跟前去。

    “你师父多大年岁?两臂可是有莲花刺青?”亦天航上前靠近后,赵无锋低声问道。

    “回前辈,恩师年岁不详,收养我时应已年近花甲,如今又过十余年矣。恩师左臂确有莲花刺青,右臂没有。”亦天航毫不隐瞒地低声回道,毕竟这等事说出来也无妨,眼下得到这宝剑才是最紧要的。

    “唉~不错,的确只左臂有刺青,不想当年故人竟死里逃生,还有弟子在世,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好,好,这剑你留着便可。当年肖兄弟与你师父惺惺相惜,也是生死之交,此剑传与你再合适不过。”言毕,赵无锋便不再言语,自顾自地低下头去。

    说到亦天航的师父,不得不提这师徒俩的怪异之处,这徒儿不知师父名讳、年岁和来历,师父不问徒弟身世,二人就这么共同生活十余年。

    亦天航见这老者似是又陷入了回忆,便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一旁,暗忖道:“师父临终所说的古墓应是这了,只是这墓中除了这把剑和这位前朝的老者,并无其他啊?”

    在场有使剑的江湖散人也想要上前一试,却被身旁人制止。

    只听一人说道:“袁兄莫要自取其辱,这青年的剑法绝非袁兄可比,那青城廖玉衡都自知不如,没去一争高低。”

    又听另一人回道:“唉,并非在下不自知,只是这宝物凭白被外人得去,心中难免不太舒坦。”

    “袁兄何必担心,待出墓之时。。。”那人说话声渐小,似是怕被旁人听去。

    这二人嘀咕了几句便也没了动静。

    刘卿元见赵无锋似是出了神,便忍不住开了口:“师公这些年一直藏身于此?为何不回绝刀门?这之前又是发生了何事?”

    “嗯?”赵无锋被刘卿元问醒,摇了摇头说道:“也罢,老夫时日无多,告诉你等也无妨,守了几十年了,也该让此处秘密大白于天下了。”

    赵无锋有些怅然若失,但顷刻间便又一脸淡然,说道:“这话还要从头说起,四十年前大周皇帝离奇驾崩,外戚姬氏专权,一夜之间乾坤颠倒、京城大乱!”

    赵无锋这从头说起说得确实有点远,众人一头雾水,均暗自纳闷:“这前周覆灭跟你在这山洞里待着又有甚关联?”

    “那擅权的贼子姬氏竟然毒杀幼主、秘密捕杀皇室子弟,并以其姬氏亲孙为大周长公主之子、是皇室血脉为由立为皇帝。”

    赵无锋是回忆一段便说一段。

    “朝中大臣自是多有反对者,而姬氏丧心病狂,竟将那些忠臣尽数诛杀,又牵连甚广,无辜丧命者众,以致满城腥臭血污,如山般的死尸尽抛于后河,京城境内百里河岸随处可见残肢断臂,京畿百姓数年间都不敢取河水饮用,当时可谓是义士溅血、忠臣灭族!”

    “贼子窃得国祚,以大周正统自居,世人称之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