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逆麟行 > 西南风云 十四 君子心思

西南风云 十四 君子心思

目录

    切磋比试之事已过,上官律虽是面色平静,但心中已如天雷滚滚:“风剑!风雨雷电四象剑的风剑剑招!失传了四十年的上清派镇派绝学!方才那小子虽然藏了招,也不如当年施大哥使得那般炉火纯青,但这绝对是风剑!没想到少年时敬若神技的武学竟然在这后辈手中重现!”

    上官律极力控制住激动的情绪,看向那个黑衣青年,心想:“要说只看亦天航与清霜的比试,这亦天航的表现可比肩玉衡,但也不至于能轻描淡写杀了唐门众人,如若说他不止会使‘天势四象剑’,还习练了上清派无上内功‘上玄无极功’,那在狭窄的墓道内重创唐三意就说的过去了。”

    上玄无极功,亦天航确实不会,但混元功已是大成。

    上官律正思索间,三绝门、金刚宗两派人马赶到,梁皎与朱庆玒神色凝重,二人径直来到上官律身边,附耳了几句,纵是上官律这等沉稳之人听后都脸色大变。

    上官律将刘卿元拉到一旁,低声问道:“刘兄何故如此?!一旦被唐门发觉,我西南武林必定陷入血雨腥风中!你绝刀门只怕应付不来!”

    原是刘卿元方才得知爱子是被唐门所害,一时间难压心中怒火,只身返回墓道将那几具唐门弟子的尸身给乱刀分尸了!

    三绝门、金刚宗人等经过那处,被那惨烈景象吓了一跳。

    “上官兄多虑了,待出了此地,我便宣布脱离绝刀门,一心为我儿复仇,他唐门再霸道也得顾及江湖道义。再说,有谁亲眼看见是刘某所为?”刘卿元竟是直接承认了。

    刘卿元见上官律一脸担忧神色,便又说道:“刘某人敬上官兄是忠厚之人,方才承认此事,还望上官兄不要与他人多言语。”

    “刘兄此言差矣,虽说官军明日便会封闭这墓穴的入口,但以唐门势力,买通秦占雄重开洞口、寻得尸身也无非多耽误个几日,一旦唐万雄得到尸身,便知那些弟子身上刀伤乃是绝刀门快刀所为,纵使你脱离绝刀门,他要借此事抹平绝刀门也不是不可能,到时两派相斗,只怕蜀地再无安宁之日。”上官律分析得周全,只是确无妥善解决的办法。

    “上官兄不愧君子之称,事事以大局为重,但我儿被唐贼残害,此仇不报枉为人父。前两年苦无证据,不得报仇,奈何苍天有眼,今日瀚儿亲耳所听,那唐冠杰又两次三番要对瀚儿下杀手,证据确凿,我刘某人与唐门势不两立,只是不知何人重伤唐家叔侄,替老夫稍解了心头之恨。”这刘卿元虽然言语间仍有怨恨之意,但语气却是极为平静了。

    “此事的确已无回旋余地,你我相识多年,有些话,我就明说了,我等江湖人往往身不由己的多,即然事已至此,还望刘兄以大局为重,与唐门争斗时莫要牵连太广。”上官律见事态难以挽回,只得劝道。

    “上官兄尽管放心,此事在下一力担之!”刘卿元回道。

    “既如此,在下就不再多说了,还望刘兄好自为之。还有一事,既然刘兄提及,那在下也不隐瞒,重伤唐三意、唐冠杰的可能就是那位亦姓青年,他与霜儿比试时本欲用那锈剑,却在出招时忽然弃用,要以掌对剑,这绝不是故意羞辱,只怕是那剑有问题。”上官律将这前后所见串联了起来,心中已有了大概。

    “哦?上官兄细说来。”刘卿元闻言颇感兴趣。

    “我查看过唐门弟子的死因,一名弟子死于咽喉剑伤,伤口却有中毒迹象,另一个弟子心口受到掌击重创而死,二人均无反抗痕迹,应是被人瞬间袭杀;而那唐三意胸口多处掌印,看面色也中了毒,两臂衣袖均被刃器划破,巧的是唐冠杰胸口处的衣物也被刃器刺破,由此可见,这唐门数人均与使剑擅拳掌之人厮杀,而且对方还使了毒。”上官律说完看向刘卿元,似是想听听刘卿元的意见。

    “上官兄慧眼如炬,对这等细节观察入微,在下佩服。唐三意、唐冠杰是在墓道内被任秉平所救,那里空间狭小容不得多人近身厮杀,也就是说伤他们的确是一人,使剑又擅拳掌功夫。”刘卿元说着看向了亦天航。

    上官律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等一路而来,所遇之人只有天剑门、云瀚师侄和那亦姓青年,天剑门和云瀚师侄断无可能,只剩这亦少侠,刚才他应是怕那长剑误伤霜儿才改以掌法比试,却正巧暴露他擅长剑、掌这两种武学。”

    刘卿元不解,说道:“那剑是墓中之物,你我之前皆见过,并无不妥之处。”

    “比武切磋难免误伤,若是那长剑无关利害,他又为何又要收剑换掌?只怕是那剑上抹了毒了,如今只要查验他的剑是否有毒便可,而云瀚师侄恐怕也未说实话,是知内情的。”上官律将心中所思尽皆告诉了刘卿元,却唯独隐去了天势四象剑法这茬。

    “多谢上官兄指点,我也一直略有怀疑,待恰当时机,我好好跟瀚儿谈谈,一切都会明了。那青年救了瀚儿,便是我绝刀门的恩人,若是他重创唐冠杰等人,那我更是欠他天大的恩情。”刘卿元一边回话一边望向那个拿着锈剑的黑衣青年,眼中却是多了丝赞赏。

    亦天航此时已不是蒋威的模样,三绝门、金刚宗两路人马也已瞧见,上官律只得略作解释,两派倒未过多计较。

    只是那三绝门梁皎听闻亦天航之名,有意无意的凑到了亦天航身旁。

    “亦少侠可是蜀地人士?”梁皎试探地问道。

    昨日上山后,亦天航便知三绝门也来了,也曾暗中观察过,却是没有那人身影,他又假冒蒋威,便未跟三绝门打探,此时这梁皎凑上前来,八成是那人将他的事跟自家师兄弟提过。

    “梁兄可是想问,在下是否是嘉武城的亦天航?”亦天航直截了当地回道。

    “嗯?”梁皎没想到年前这青年如此直接。

    “虞问兰可是梁兄的师妹?”亦天航继续问道。

    “呵呵,亦少侠快人快语,倒是在下过于谨慎了。”梁皎闻言讪笑道。

    “一别五年,她可还好?当年恩情,在下从未忘却。”亦天航怎会忘记那个救他一命又悉心照料他十数日的绝美女子。

    “亦少侠果真是有情有义,也不枉我那师妹亲来蜀地。”梁皎意味深长地说道。

    亦天航闻言心头略一悸,问道:“她也来了?”

    “来了,不过不在此地,也不在江州。此次入蜀,本没有她的份,她是偷跟出来的,虽说与我同行,但一到江州下了船,她便往嘉武方向去了。”梁皎回道。

    梁皎说话间瞅了几眼亦天航,似是想仔细看看眼前这青年到底有何出众之处,竟让他那艳绝中原的师妹如此挂心,以至于山门都被媒婆踩烂了,那提亲的各派才俊和权贵家公子却无一个能让她看上眼。

    “是寻我去了吗?”

    “你说呢?”梁皎不置可否。

    “只欠她一条命而已,何必不远千里舟车劳顿。”

    梁皎被亦天航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堵得差点背过气去,扭头跟看傻子般看着亦天航,良久,说道:“亦少侠真奇人也,在下佩服、佩服。”

    这梁皎哪曾想过,当年的亦天航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又整日里与他那叫花子师父为伴,不知男女之事,对虞问兰的多是感激之情,虽有一丝莫名情愫,但这五年离别,那点情愫也早已淡去。

    话不投机,梁皎长叹离开,不知是为他师妹不值,还是感叹亦天航不懂风情,年纪轻轻便一副君子做派。

    四派人马又是歇息了片刻,有好动的弟子三三两两在石室内探查,但是这石室除了腐朽的武器架和满是锈迹的兵器,并无其他。

    廖玉衡闲来无事在那些兵器架附近来回踱步,思考亦天航的剑招,还双指并拢在空中比划着,不愧是青城大弟子,这空都不忘钻研剑法。

    “哎呦。”一声惨叫,却是那廖玉衡比比划划,一手甩到兵器架上了,此时正半蹲着捂着手指。

    凌清霜闻声跑去,责怪道:“幸好是大刀的长柄,若是旁边那些刀剑,只怕师兄你这手指不保。”

    “等等,别说话。”廖玉衡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

    “听,机关转动之声!”廖玉衡大喜。

    廖玉衡也顾不得手指酸痛了,起身便去查看那长柄大刀,这大刀拿起放下旋转都没有丝毫反应,但却明显感觉到长柄底触有机关。

    上官律等人闻讯赶到,几派弟子均围了过去合力研究此处机关,在旋转大刀刀柄时明明听得机关转动的声音,却不见此间石室有任何变化,这一行人面面相觑,均不知这其中到底有何奥秘。

    众人此时却不知道,右路墓道尽头的那一间石室里,东海帮、八卦派、江湖散人这三路人马都在那傻了眼,邢宗良等人只见正对石室入口的那面石壁上出现一扇暗门,但这暗门却是不断的旋转开合,众人想进又不敢进,怕被那石门夹死或者进了再也出不来。

    上官律这一行人苦思冥想破解机关时,却又听得石磨嗡嗡声,只见石室右侧的石壁中间打开了一扇暗门,门内又是一处通道,八卦派、东海帮、江湖散人一众人等正在探头探脑往这边打量。

    原是身在右路石室的公孙自在不想错失良机,便又使出他那令人惊叹的轻功“燕掠功”,往那石门处一闪而入。

    公孙自在不愧是老江湖,经验丰富,竟在门后墙壁上发现了两处兽首,其中一个兽首拧住了可使那不断开合的石门常开,另一个兽首则开启了这左右两间石室间的暗门,通过暗门中间仅几步长短的过道,两间石室便畅通无阻。
目录 书签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笔趣阁 美漫从五级变种人开始 光阴之主!最新章节 长生武道:从五禽养生拳开始全文阅读 我在仙幻模拟万界手无弹窗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泉 凝聚阅读 漫客文学 沙盒里的末世免费阅读 养生武圣:从泡脚开始免费阅读 我都成帝了,你说遮天是无限盒子最新章节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免费阅读 返回顶部